电视剧《勇敢的心2》解说文案

1710234342-c8a4ea1b6479830

第1集:欧阳公瑾被救

1937年国内局势吃紧,上海的形势岌岌可危,魏中丞中学好不容易复课,佟家儒给众多学生上了《少年中国说》,班长欧阳公瑾拍案而起,他认为满嘴的“之乎者也”根本不能挽救风雨飘摇中的中国,他厉声载道老师的《少年说》敷衍颓唐,如此懦弱的老师,根本不配叫佟家儒这个名字,说着他便要带领全体同学一起出去抗日,宣传抗日理念。

外面兵荒马乱,学生们进行抗日演说眼看就要大祸临头,佟家儒赶紧追出去,声称要与欧阳公瑾决斗,校长和老师们闻声赶来,他们不仅没有劝欧阳公瑾重新回到课堂,反而看起热闹,正当两个人决斗之时,日本的轰炸机轰隆隆地赶来,决斗就此结束。

重新开学,校长召开了班主任会议,现在学校经费吃紧,需要裁员一个老师,校长让每一位老师汇报班级的到班人数,佟家儒的班里原本是人数最多的一个,可是因为欧阳公瑾课堂闹事,大部分学生都出去闹事了,所以班里只有寥寥三个人,因为其中一个学生还没有交学费,佟家儒又受到老师们的排挤,只好当天就被校长下了请辞令。

欧阳公瑾的父亲欧阳正德正是上海的当红命人,他根本没把自己儿子的作为当回事,此时他正准备为日本人吉泽准备接风宴。佟家儒拿着自己被解雇的补偿,去银行汇给老家了一部分,剩下的全部交给了妻子青红,担心妻子知道他被开除生气,并没有把自己被辞退的消息告诉她。

欧阳公瑾和同学商量一起刺杀日本东京特使吉泽,这件事非同小可,很多同学听了纷纷打起了退堂鼓,只有小华愿意跟着欧阳公瑾一起干,虽然他才16岁。欧阳公瑾觉得他太年轻,坚持不肯让小华配合他行动。

因为佟家儒以前常常给老乞丐一些盘缠,这次乞丐送他一些酒,真是酒撞怂人胆,在家里吃了些酒,佟家儒想到白天受到的闷气,他忍不住走出门外,准备找欧阳公瑾理论。他走出门,看到欧阳公瑾已经坐着马车走远了,便拼命在后面追着,本想找辆马车,因为囊中羞涩,没有马车愿意拉他,他便徒步跑在后面。

欧阳公瑾打听到老父亲款待吉泽的歌舞厅,他一路寻过去,终于看到了父亲和吉泽。包厢里的侍卫挡着不让进,因为他父亲的身份,终于有了接近吉泽的机会,欧阳公瑾果然出生牛犊不怕虎,他掏出枪直接给吉泽了几枪。

佟家儒在后面听到枪响声,紧接着看到跑出来的是自己的学生,他便明白了大半,赶紧扶起受伤的欧阳公瑾,看到他身已中弹,立刻背着他逃跑,后面已经有日本人追过来,没想到拒绝载佟家儒上路的马车夫竟然跟了过来,主动帮着他们逃跑。

终于佟家儒成功将欧阳公瑾背回到自己家里,本来要找自己热河的老乡帮忙,因为野战军病号极多,佟家儒要找的医生被带走了,他独自背了医药箱回到家。

平日里,佟家儒总是教人子弟,可是看到欧阳公瑾身上留了那么多血,他却迟迟下不了手,青红见状,直接从他手里接过手术刀,壮着胆子,非常娴熟地取出了残留在欧阳公瑾身上的子弹。

日本兵很快追上来了,他们搜遍了佟家儒家里没有找到线索,青红为了掩饰欧阳公瑾,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和日本兵周旋,正当日本兵要对青红下手时,中国部队的枪声响了起来。

第2集:欧阳正德被释放

日本兵走了,佟家儒生气地大骂欧阳公瑾差点害了他们全家,青红却没有责备佟家儒,反而表扬他男人英勇无畏,青红以为丈夫背了欧阳公瑾回来,是为了给她搞到出行证,如今局势那么紧张,租界真的非常不好进。

欧阳公瑾做完了手术后开始发高烧,为了给他救命,他只好壮着胆子摸索找到了昨晚热河老乡要去的医院。医院里面和外面全部都是尸体,血流成河,佟家儒想找点消炎药,却完全没有收获。

知道医院已经被日本兵洗劫了,他赶紧去到曾经的女学生家里去借,他以前在的中学是从来没有招女学生的,这个女学生到了他们班后,学校便为此破例,佟家儒觉得她的身份绝对不一般,家里应该有退烧的药物。

沈童见到老师非常意外,她听到老师要借绷带和纱布消炎药,立刻明白是老师救了欧阳公瑾,佟家儒矢口否认自己救了欧阳公瑾,赶紧谎称是妻子在街上中弹了,无论佟家儒怎么不承认,沈童依然坚信是老师施以援手,她还告诉佟家儒,自己也是英雄会的成员。

佟家儒回到家一边帮着学生上药,一边指责他不应该当着他亲生父亲的面杀害日本人,这会给他父亲带来生命危险。欧阳公瑾才不管这些,他坦言就是想当着他父亲的面解决了小日本,如果他父亲真是当了汉奸,自己也会亲手将汉奸杀掉,佟家儒觉得欧阳公瑾的想法太荒唐,再不济那也是他父亲。

早晨,青红一大早就催促他赶紧上班,她还不知道佟家儒被辞退的消息。佟家儒抱着公文包走上街,迎面遇到了昨天拼命相助的车夫,这个车夫也甚是热情,二话不说非要拉着他,既然学校是去不成了,车夫便拉着他在大街上晃荡,到了吃完饭的时候,便将佟家儒送回到家。

欧阳公瑾着急出去,他想让佟家儒帮他办张出行证,一张出行证就需要两百元,佟家儒哪里去找那么多钱,欧阳公瑾握着手里的枪坦言,他所有的钱都拿去买这把枪了。白天,佟家儒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走着,乞丐老允挡着了他的去路,这个乞丐虽然眼睛瞎,耳朵可灵着呢,他在欧阳公瑾被刺当晚就知道佟家儒将他救到自己家里,还能从佟家儒的脚步声猜到他已经失业。

乞丐老允将手里的钱袋塞给佟家儒,让他赶紧周转家里,不然他妻子就知道他下岗的消息了。佟家儒接过乞丐的钱非常感动,他立刻将钱还给了那天送他纱布和消炎药的女生。女生坚持不接,佟家儒还是塞到她手里,自己回去了。

佟家儒很诧异乞丐怎么会有那么多钱,他悄悄跟踪了老允,发现老允竟然在天黑摸去了中日交战的阵地,双方激烈地交火,老允就等着消停的时候去死人身上摸钱。忽然一颗炮弹扔过来,佟家儒立刻扑过去救了乞丐老允一命。

当晚下起了雨,佟家儒暂时在老允那里避雨,老允不解为什么总是听到佟家儒去银行,怎么会这么穷呢。佟家儒告诉他,热河老家还有他们几十口亲人,老奶奶已经九十多岁了,每次自己发工资都是悄悄给热河寄些钱好让他们生活下去。

青红在打麻将的时候打听到欧阳公瑾受伤的经过,原来欧阳公瑾的老子被日本人欧阳正德抓走,没过两天就给释放了,日本人还放出话,儿子是儿子,爹是爹,并没有把欧阳公瑾的账算到他老子身上。

考虑到欧阳正德正住在租界,这里最安全,吉泽选在欧阳正德家里养伤,为了表示对吉泽的感激,欧阳正德天天好吃好喝地招待他。吉泽表示如果欧阳公瑾能够幡然醒悟,他可以不追求责任,并且有信心让欧阳公瑾归顺大日本。

有了吉泽这句话,欧阳正德开始四处打听儿子的下落,他手下坦言这么久了,医院、弄堂哪里都找过,就是没有欧阳公瑾的下落,很可能凶多吉少。欧阳正德非常生气,望着欧阳公瑾的班级合影,他对中间坐着的佟家儒恨的咬牙切齿,都是这个老师整天教学生民族气节,把他儿子都给教坏了。

第3集:吉泽被杀

为了找钱给欧阳公瑾治伤,佟家儒只好来到典当行,父亲去世时曾经给他传了一块怀表,再次抚摸着怀表,他心里百感交集,兵荒马乱的时代,尽管是传家宝纵然也保不住了,佟家儒踌躇着正准备进入典当行,忽然迎面见到了曾经的同事,女老师嘲笑他刚刚下岗就来典当行找钱。

欧阳正德迅速带着兵来到学校,他拿枪顶着校长的脑袋,逼问佟家儒的下落。校长顶不住压力,立刻让助理告诉了佟家儒的家庭住址。女老师在教室门外听到,立刻给佟家儒通风报信。佟家儒正发愁怎么找到欧阳正德,听到曹操要来,他立刻跑回家,叮嘱欧阳公瑾一定要跟他父亲要两张通行证。

欧阳公瑾听到父亲要来,便一瘸一拐地准备跳窗离开,佟家儒着急着他伤势未愈,急忙劝他跟着父亲回去养伤,看到老师口口提着让他回去,欧阳公瑾满脸鄙夷,他觉得平日里真是太高看老师了,没想到老师这么懦弱。

欧阳公瑾的话刺伤了佟家儒,他坦言自己依旧是那个刚从热河出来的热血少年,只是现在他已经有了老婆和儿子,要处处照顾她们的安全。当初为了给他治病,迫不得已哄骗妻子会帮她搞到通行证,这样妻子才帮他取出子弹,至于那晚出手救他只是因为师生恩情,既然欧阳公瑾已经得救,想走就走吧。

佟家儒的话让欧阳公瑾羞愧至极,他换上便衣悄悄消失在人群中。欧阳正德带着人赶到,佟家儒本以为自己救了他儿子,最起码能换来两张通行证。没想到欧阳正德恩将仇报,他绝口不提佟家儒救了他儿子,反而一直斥责佟家儒平日里挑唆欧阳公瑾各种抗日思想,不仅如此他还命令手下将佟家儒乱棍打死。

街坊邻里听到声音纷纷赶来,青红也跑出房门救她男人,周围都是带枪的士兵,她急中生智,立刻谎称自己是欧阳正徳七年前始乱终弃的女人,现在女儿已经六岁了,要打死佟家儒也好随了她的心,她要带着女儿搬到欧阳正德的洋房里去住。青红的胡搅蛮缠暂时稳住了局面,随着街坊邻居越聚越多,欧阳正德放了佟家儒一马,临走时他放话给周围的街坊,日本人已经原谅了他儿子,现在还在他的欧阳别墅养伤呢。

欧阳正德走后,陈三省立刻扶起了佟家儒,同事一场,看到佟家儒今日如此落魄,他忍不住感慨,好歹也是曾经学校每个月领一百多大洋的老师今天却成了这个样子。陈三省的话让青红大怒,她一直以为自己男人每个月的月薪也就是五六十块钱,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蒙在鼓里,青红生气地将佟家儒赶出门外。

门外,佟家儒见到了等候许久的陈三省,陈三省自述为了表示自己对他刚才的口不择言,特意请佟家儒吃酒,外面下着雨,佟家儒正饥寒交迫,索性跟着陈三省一起去了酒馆。奇怪的是陈三省对佟家儒的学生欧阳公瑾非常感兴趣,他决定为欧阳公瑾写个人物传记,然后问了很多关于欧阳公瑾和欧阳公馆的问题。

第二天,佟家儒的学生沈童请他去卡玫儿西餐厅吃饭,因为沈童曾经帮助过他,佟家儒按时赴约。沈童给了他三个信封,坦言这是欧阳公瑾离开上海时交还给他的,里面有一副新眼镜,两张通行证,还有一些钱。佟家儒推迟着不接受,这时西餐厅对面传来爆炸声。

陈三省是物化老师,他掌握了欧阳公馆的具体房间位置后,连夜赶制了一些炸药还有一份伪造的亲笔信。欧阳正德看到字体是他儿子的,非常高兴,立刻让手下将陈三省带进别墅。陈三省进入别墅,摸清吉泽的藏身处后,奋力跑进去引发了身上的炸药。

西餐厅正对着欧阳公馆,沈童看到欧阳家里出事,她以为欧阳公瑾并没有离开上海,而是和父亲同归于尽了,顿时眼里涨满泪水。

第4集:青红被害

欧阳别墅内,狼烟滚滚,沈童和佟家儒跑过去的时候,欧阳正德已经被日本人带走了,沈童听到士兵说房间里有两具烧焦的尸体,心存疑虑,另一个人会是谁呢。

佟家儒一整晚都没有回来,青红一边做着饭一边想着一会怎么收拾佟家儒,她给女儿盛饭,忽然听到门外有动静,本以为是佟家儒回来了,谁知道来者是日本军官,前几天日本人搜查欧阳公瑾来到这看上了青红,这天他换了便装潜入佟家儒家里。

青红见事不对,本想软语将鬼子骗走,实在推脱不了又不想委身于他,便咬了日本人的耳朵,最终被日本人枪杀。弄堂里传来了枪声,佟家儒提着为妻儿买的海棠糕,惶惶地跑回家,迎面撞见了仓惶逃跑的日本人。对方带着枪,他只好放走了日本人。

回到家里看到倒在血泊里的两个人,他悲痛大哭,立刻抱住了青红,青红没有被玷污,她躺在佟家儒怀里,临终让佟家儒照顾好女儿,说完撒手人寰。街坊邻居听到枪声立刻涌到佟家儒家里,看到地板上囡囡还有气息,便提醒佟家儒赶紧救人。

佟家儒抱着膝盖上中弹的女儿着急往医院跑,现在医药物资紧缺,医院也只有一个手术医生,还有一名伤员腹部中弹,肠子都露了出来准备手术。医生见到佟家儒带着手术器械,便让他给女儿把膝盖的弹片取出来,囡囡痛得哇哇大叫,不让人碰她的伤口。受伤的军官看到女孩哭得可怜,便把留给自己的唯一一支麻药给了囡囡。

终于在医生的指导下,佟家儒将女儿膝盖里残存的弹片给取了出来,车夫兄弟感慨佟家儒下刀麻利,佟家儒长舒一口气,看到血他又晕了过去。青红要下葬,佟家儒不忍心用一张席子草草裹了妻子,便掏出了口袋里全部的钱为妻子买口好棺材。

囡囡的腿伤还没好,他想去医院给女儿拿点药,没想到曾经的医院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。经过严酷的淞沪会战,上海除了两处租界其余的地方全部被沦陷。佟家儒在路上与那个日本军官不期而遇,看到仇人,佟家儒的眼睛烧起腾腾怒火,日本军官手里有枪,硬碰是不能行的,佟家儒只好强忍怒火,逃了一命。

车夫兄弟带着人准备给青红下葬,大仇未报,佟家儒挡在下葬的兄弟面前,他想再拖延几日。佟家儒拉着军阀头子称有事要商量,军阀头子曾经和青红有点男女关系,本来见到佟家儒有点心虚,后来得知佟家儒要倒卖手里的通行证,一下子被价钱砍到每张一百八。佟家儒让他晚上把钱送过来,他还有一桩大买卖要合作。

佟家儒决定为青红报仇,于是和车夫兄弟商量报仇的事情,他委托车夫第二天帮他藏一样东西。马上就到了青红出殡的日子了,佟家儒不知道明天刺杀能不能成功,他把尤半仙曾经给他的六十块钱还了回去,尤半仙劝他拿钱赶紧给女儿治腿,佟家儒却拿出文人的风骨,必要要还债。

军阀头子并没有按照约定把通行证如数给佟家儒,他谎称只卖了三百块钱,如果不服便向日本人举报他倒卖通行证。

第5集:小野被杀

不想遭到军阀头子老徐告发,佟家儒赶紧息声了事,他掏出一百元让老徐帮忙买把枪,老徐无耻地坐地涨价,硬生生又让他添了五十,临走告诉他最迟明天晚上能拿到。想到第二天就有枪了,佟家儒白天仔细盯着日本军官小野的动静,伺机寻找机会下手。终于到了晚上,老徐把枪拿给佟家儒,但没给一发子弹,为了榨干佟家儒最后一点血本,老徐硬是将手里的十发子弹以一百元的价格卖给佟家儒。

……

(总计55045字)

开通VIP 享全站文案资源下载特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