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视剧《漂亮书生》解说文案

1710234046-66547d125a35f4f

第一集:

雪文曦女扮男装养家 承骏扰文曦赚钱计划

云国南部的云州,有一所云上学堂,云上学堂文风盛行,学习氛围浓厚,是培养男子出仕为官的地方,也是文人学子们最向往的修学之所。今年,云上学堂的入学考试又开始了,许多人跃跃欲试,都想通过学堂的考试。云州贵族首领刺史风继昌之子风承骏也来凑这个热闹,好巧不巧,他与女扮男装的少女雪文曦在集市偶遇,虽然只是一面之缘,风承骏却对这个翩翩“少年郎”充满了好感。

雪文曦是坊间流行的话本《情起月语风止处》的作者,她的背包里本来放着刚写好的话本,谁知由于和风承骏的小厮碰撞,导致话本阴差阳错进了风承骏的箱子。当雪文曦发觉话本丢失后,她并没有慌乱,而是凭借高超的记忆力,马上又写了一本交给茶馆的潮掌柜,掌柜喜笑颜开,马上付给雪文曦一笔稿酬,同时对她不去参加云上学堂的考试感到惋惜。

雪文曦回到家里,只见弟弟文彬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,文曦这才知道,母亲未经自己同意就收了聘礼,让自己嫁人。原来,雪文曦父亲早逝,家境贫寒,只能和母亲、弟弟相依为命,偏偏弟弟身体又不好,所以,文曦只能女扮男装上街卖话本谋生,贴补家用。即便如此,文曦却倔强得很,坚决不答应嫁人,可母亲又把聘礼的钱花掉了,文曦只好再次上街看有没有价格更高的话本,赚稿酬偿还礼钱。潮掌柜偷偷告诉文曦,过几天就是云上学堂的初试,有考生出高价求人以口述答案的方式来作弊。文曦大吃一惊,还是无法接受这种舞弊的行为。

有人来到雪文曦家中打砸,文曦这才知道,母亲为了给弟弟看病,竟然去借了高利贷。债主见到文曦美貌,起了觊觎之心,要拿她来抵债,文曦自然不从,答应七天内还钱,债主便把文彬带走当做人质。文曦没有办法,只好跟随潮掌柜去学堂见雇主,只见雇主是城中几个有权有势的公子哥。他们不相信年纪轻轻的雪文曦有通过考试的能力,文曦便当着他们的面证明了实力。

雪文曦在准备偷偷离开学堂时,不巧被侍卫发现了,还误打误撞碰见了风承骏,雪文曦狼狈地逃了出去,又在树林里遭遇打劫,多亏遇到桀骜不驯、武艺高强的叛逆少年雷泽信,才化险为夷。很快,云上学堂的考试开始了,按照规矩,每名考生可以带一名男性小厮作为陪考。雪文曦便听从潮掌柜的安排,进入考场找自己的雇主,谁知她竟然找错了人,来到了风承骏身边。

风承骏发觉雪文曦是来帮人作弊的,他眼中容不下沙子,当场站起来揭露这种行为,并对那些熟视无睹的考官也大加批判。考官本来勃然大怒,可当他得知风承骏是刺史之子,便马上换了一副笑脸,迅速整顿考场,把所有陪考的小厮都清理出去。雪文曦硬着头皮回去见潮掌柜,潮掌柜哭笑不得,这次舞弊的幕后主使是云上学堂的学掌韩公子,这次得罪了他,以后不知道有多少麻烦。

第二集:

承骏布局让文曦入学 文曦与承骏同住一屋

风承骏去找潮掌柜,想了解雪文曦此人的品行,潮掌柜并不知道雪文曦的真名,只知道她自称姓文名彬,一副很需要钱的样子,然而,就算再穷困潦倒,也从不违背原则,只有这次考场代考,算是破了大忌,也许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大麻烦。风承骏听了潮掌柜的话,心情复杂地离开了,一出去就碰见了公子哥雨乐暄,雨乐暄知道风承骏在寻找雪文曦,便告诉他今晚到三神庙前,一定会如愿以偿。

晚上,风承骏抵达三神庙,雪文曦也带着写好的话本前来,她见到面前之人是风承骏,不禁大吃一惊,原来,是雨乐暄以两百钱为报酬,让雪文曦写书,并且准时送过来。两人还未说话,一队禁军忽然追来,声称要捉拿交易禁书的人。二人知道中了雨乐暄的圈套,赶紧逃跑,慌乱之中逃进一处狭窄的山洞,风承骏紧紧地贴着雪文曦,令她脸红心跳。

等到禁军走后,风承骏终于向雪文曦说明自己的来意,他知道雪文曦是个有才华的人,帮人作弊也是有难言之隐,所以,风承骏希望雪文曦堂堂正正去参加云上学堂的考试,靠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。雪文曦心中有苦难言,她没有说出自己是女儿身的实情,欣然谢过风承骏的好意便离开了。

风承骏回到云上学堂,学掌等公子哥围住了他,这些人看不惯出风头的风承骏,更恨他让自己的舞弊泡了汤,不禁对他冷嘲热讽,风承骏不予理会,义正辞严,一定要纠一纠考场的风气。风承骏为了让雪文曦心甘情愿参加学堂考试,特意暗中找了潮掌柜,让他以丰厚报酬诱惑文曦再去考场。很快,云上学堂的复试开始了,风承骏左顾右盼,终于找到了文曦的身影,他见文曦前来,便笑意盈盈地给考官递上了自己和父亲的推荐信,推荐雪文曦免初试直接进入复试。

雪文曦对考试无意,她通过询问考官,得知自己就算通过了复试,也可以放弃三试,并且不会受到惩罚,心情顿时放松许多。谁知最后的主考官对文曦的文笔非常赞赏,点名让她留在云上学堂,这让雪文曦大跌眼镜,不知如何是好,直到她得知自己如果成为学堂的堂生,身价起码翻十倍,这才开心起来,这样的话,就有钱给弟弟治病了。

就这样,雪文曦进入了云上学堂,这里都是男子,她不免有些无所适从,生怕自己暴露女儿家身份。幸运的是,雪文曦被安排和一个年长的学子同屋,众人传闻这学子力大无穷,精通武艺,却是个粗人,好几年都没有顺利毕业,如今也不常回来住。文曦喜不自胜,她巴不得自己一个人居住,赶紧把屋子打扫干净,却没想到风承骏也被安排到了这个房间。

第三集:

风承骏维护雪文曦 文曦帮承骏免受惩罚

雪文曦见到风承骏来到自己房间,不禁大吃一惊,她本以为尊贵的风承骏会去上房居住,没想到竟然也来了普房。雪文曦哭笑不得,想尽千方百计要把风承骏赶出去,但风承骏坚持住下,怎么也赶不走。当堂生们一起洗澡时,雪文曦更是无所适从,她看着赤裸上身的同学们,不由得面红耳赤,赶紧溜走。

晚上,云上学堂的入学礼开始了,说是入学礼,其实就是学掌们变相收取新生的东西。雪文曦不敢怠慢,无奈家境贫寒,只带了母亲亲手做的点心,没想到却被学掌们嫌弃,随意扔在了地上。雪文曦怒目圆睁,指责这些学掌不把穷人当人看,还要求他们向自己道歉。学掌见雪文曦胆敢反抗,伸出手来准备扇她耳光,关键时刻,风承骏站出来为她出头,并捡起地上的点心吃了一口,要求学掌们也照做。其他人面面相觑,雨乐暄出来解围尝了点心,让入学礼得以继续下一个环节。

入学礼的下一个环节便是每个新生都要完成密令的任务,在天亮之前返回学堂,将完成任务的所得之物交于学掌,任务完成得最完美的新生,掌议会会满足他的心愿,相反,如果完成得不好,就要脱光衣服跳进荷花池。此言一出,大家跃跃欲试,其他人的任务都平平无奇,风承骏的任务却有些奇怪,要潜入韩家取云端阁中三朵奇花,而雪文曦的任务则很有难度,邀请头牌姑娘穆小漫在大射礼的时候来到学堂做义演。

风承骏并不知道,那些学掌就是故意刁难他和雪文曦,他们埋伏在韩家暗处,准备等风承骏翻墙进来后,就放一把火,将韩家的侍卫们都引出来,抓风承骏一个措手不及。学掌们胸有成竹地埋伏着,远远地看见一个黑衣人翻墙进来,便赶紧按照计划点火吸引侍卫,殊不知那黑衣人并非风承骏,真正的风承骏,此刻凭着英俊的外貌让韩家小姐一见倾心,帮助他藏了起来。

韩家小姐拉着风承骏进了云端阁,风承骏无意打扰她,韩家小姐笑意盈盈地自报家门,她叫韩淑敏,云上学堂的韩学掌便是她的哥哥,而任务中提及的云端阁就是她的闺房,也就是二人此时藏身之处。风承骏吓了一跳,赶紧向韩淑敏赔礼道歉,起身便要离开,韩淑敏对他充满好感,将三朵奇花拿了出来,原来,是一幅画着三朵花的画卷。眼看着任务就要完成,风承骏却决定放弃,如果他真把画卷带回去,就说明他进过韩淑敏的闺房,会让她清誉受损,所以,风承骏宁愿回去受罚。韩淑敏见风承骏果然是正人君子,对他更加倾心。

此时,雪文曦也找到了穆小漫,穆小漫正被一个醉醺醺的客人纠缠,雪文曦没有多想,便上前保护,为她解围,穆小漫非常感激,答应帮雪文曦完成任务,去学堂义演,雪文曦没想到任务完成得如此迅速,心花怒放。另一边,闯进韩家的神秘黑衣人正在四处射箭,每只箭头上都扎着传单,上面写满了对贵族子弟可以越级入学的不满,以及对当下教育制度的批判,黑衣人甚至惊动了羽林卫,羽林卫开始全城搜捕他。

雪文曦在路上遇到了黑衣人,看了他写的传单,深有同感,因此,她便没有向羽林卫揭发黑衣人的行踪,帮助他顺利逃跑。雪文曦拿着穆小漫的扇子回到学堂,众人见她搞定了高冷的穆小漫,纷纷表示很服气,认为她的任务完成得最好,理应得到许愿的特权。学掌无奈只好答应把特权给雪文曦,不过,风承骏可是没有完成任务,他们坏笑着让风承骏去跳荷花池,那可是下人们洗马桶的地方。风承骏二话不说宽衣解带,雪文曦不忍见他受辱,便用特权让他免受惩罚,风承骏对此十分感激,许诺欠雪文曦一个愿望。

第四集:

雷泽信回到学堂居住 雪文曦体验多门课程

晚上,雪文曦不得不和风承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风承骏嫌弃学堂给自己的被子味道太重,便把枕头靠近雪文曦,闭上眼睛准备睡觉,谁知就在这时,这间房原来的住户竟然回来了,而此人就是雷泽信,他也是昨晚四处散发传单的神秘人。当雷泽信得知自己要和他们同住时,不禁大发雷霆,他能勉强容忍曾帮助过自己的雪文曦,但是对养尊处优的风承骏充满了敌意,坚持要把他赶出去。最终,雪文曦不愿单独和雷泽信同屋,可怜巴巴地跟着风承骏一起走出了房门。

此时此刻,雨乐暄等学掌都在看热闹,他们还定下赌约,看风承骏和雪文曦能否在三天内回到房间居住。雨乐暄见风承骏和雪文曦今晚实在没地方住,便欣然邀请雪文曦跟自己同住,文曦笑嘻嘻地拉着风承骏同去,让雨乐暄无可奈何。夜深人静,雪文曦早已熟睡,雨乐暄却夜不能寐,他搞不明白,雪文曦没有家世和背景,到底为何能让穆小漫言听计从呢?雨乐暄忍不住好奇地起身,想看看雪文曦熟睡的模样,不料一不小心趴在了风承骏和雪文曦身上,两人面面相觑,有几分尴尬。

第二天,风承骏想把雷泽信的行为报告给老师,其他学生赶紧阻止,他们纷纷表示,学堂里没有人敢惹雷泽信,因为雨乐暄是雷泽信的多年好友,雨父又和学掌韩胜智的父亲是同僚,相互之间总要留点面子。风承骏对此不屑一顾,认为这些人是沆瀣一气。学堂里的学子们一起洗脚,雪文曦只能硬着头皮脱了鞋袜,露出了白嫩的双脚,大家惊诧不已,还以为雪文曦是体虚,连男子常见的腿毛都没有。

云上学堂正式开课,四书五经和云国大典是学生们必须主修的课程,另外,大家还需要在礼乐射御书数等选修科目中再选一门主修,然后在剩下的选修科目中再选出三门,这些科目的及格分都很高,只有达到标准才能有殿试的资格,如果学生在四年时间里都拿不到殿试资格,那就只有退学了。

雪文曦对自己未来要面对的课程有些担心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云上学堂的新生演武活动又开始了,教官柳谦义十分严厉,让大家进行体能训练,所有人都苦不堪言,特别对文曦来说简直是地狱般的煎熬。此时,雷泽信则独自一人对着大哥的牌位饮酒,他发誓要为枉死的大哥洗刷冤屈,报仇雪恨。雨乐暄是雷泽信的好友,得知他又赊账去饮酒,赶紧去把他带回来,嘱咐他不能自暴自弃,如果在一年内还不能毕业,就彻底无法出仕了。雷泽信却没有心思管这些,他掏出一本书递给雨乐暄,十八年前,雪定坤和自己的哥哥等人一起撰写了这本书,结果没多久,就被集体问斩,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。所以,雷泽信说什么也要找出其中缘由,还哥哥清白。

大家一起上珠算体验课,雪文曦在算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,但她却没有选择这门课程主修,而是对医术充满了兴趣。

第五集:

文曦送酒讨好雷泽信 风承骏保护醉酒文曦

令雪文曦吃惊的是,新生们竟然像是约好了一样,共同推荐自己当这一届的管事,可她并不想管理这些事务,如果能当个挂名的副管事就更乐呵了。晚上,风承骏与雪文曦聊天,他很好奇,雪文曦的书法功底不错,为何却在白天的丹青课上出丑?雪文曦叹着气,家中父亲早逝,家境贫寒,母亲供自己学习写字读书已是不易,哪里还有钱去学习丹青。风承骏听了这番话,更加同情雪文曦。

风承骏带着雪文曦回到房间,消失好几天的雷泽信也回来了,他一看到风承骏就对忍不住吹胡子瞪眼睛,就在两人针锋相对险些动手的时候,雨乐暄及时出现劝和,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缓和了紧张的气氛。雷泽信好不容易答应让风承骏睡在屋里,但绝对不能跟他挨着,于是,雪文曦只好硬着头皮睡在两人中间,将势如水火的二人隔开。然而即便如此,风承骏和雷泽信还是口角不断,互不相让。

雪文曦一想到自己以后要在这两人中间挣扎,不由得连连叫苦,她知道只有雨乐暄和雷泽信有交情,便去找雨乐暄求助,想知道怎样能让雷泽信和风承骏变得融洽一些。雨乐暄告诉雪文曦,雷泽信最喜欢铭仁酒馆的真液酒,但是却因为赊账上了酒馆的黑名单,再也买不到酒了,如果雪文曦能买到真液酒,保准把雷泽信治得服服帖帖。

雪文曦听了雨乐暄的话,皱起了眉头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买酒的钱。雨乐暄倒是早有准备,大大方方地将钱袋拿给雪文曦,不过有一个条件,以后,雪文曦更新的话本必须交给雨乐暄,到时候售书所得,二人再分成。雪文曦满口答应,急忙拿着钱奔向酒馆,买到了真液酒,回去送给雷泽信。可是雪文曦并不知道,她买酒的一幕被韩胜智看见了,他早就想抓文曦的短处,这下可是高兴得很。

雷泽信见到真液酒便马上心动,答应以后不再针对风承骏,还拽着雪文曦陪着自己一起喝。雪文曦只好喝了几口,没想到醉得一塌糊涂,在庭院里呕吐起来,韩胜智过来找茬,风承骏挺身而出帮雪文曦辩解,称学堂只是禁止带酒入内,并没有规矩要求不能在外醉酒归来。韩胜智气得脸红脖子粗,拿风承骏毫无办法,只能气呼呼地走开了。等到雪文曦醒酒后,她拉着风承骏和雷泽信的手,高兴地表示从今以后,三人就是朋友了。

第六集:

韩淑敏向承骏示好 雪文曦被扣品格分

雪文曦睡了许久,终于醒来,雷泽信瞧了她一眼,多亏雪文曦喝的是好酒,否则一定会头疼欲裂。雷泽信劝告雪文曦不要和风承骏来往,雪文曦苦口婆心地表示,风承骏虽然是富家子弟,但却为人正直善良,雷泽信不应该对他抱有成见,而且,雷泽信如果真的对风承骏不服气,就应该从学业上奋发图强,超过风承骏,才是正确的做法,也是最有力的挑战。

第二天上课前,雨乐暄告诉雪文曦,韩胜智已经把她醉酒的事情上报给审愆厅了,审愆厅的掌事厉虎先生是个十分了不得的人物,如果他发飙了,一定会让雪文曦生不如死的。雪文曦心中非常忐忑,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上厉虎的课,她发现厉虎先生虽然表面笑的很温和,实际却十分严苛,还给大家定下了品格分的标准,如果因为品行不端扣除品格分,就要扣除相应的月俸,严重者还会被赶出学堂。

此时,雷泽信又没有来上课,他来到了雪定坤的故居,这里一片荒芜,杂草丛生。雷泽信好不容易从村民口中得知雪定坤的墓碑所在,前去祭拜,发现墓碑前有刚燃尽的纸灰,看来不久前有人曾来过这里。雷泽信正欲离开,忽然有黑衣人给他传递了字条,上面写着“秦北川,柯士君”。雪文曦因为醉酒,被厉虎扣了十分品格分,相当于整整一百大钱,她十分心疼自己的钱,不禁垂头丧气,郁郁寡欢。

明天就是云上学堂的拜师礼,按照规矩,新生们都要为恩师准备六礼束修,分别是芹菜、莲子、红豆、红枣、桂圆、瘦肉干。雪文曦低着头小声嘟囔,没想到又要花钱了,风承骏体贴地告诉她,如果钱不够可以跟自己说。新生们一起去集市上采购这些东西,偶遇穆小漫,她邀请雪文曦去彩云居小坐,雪文曦只好前往,还和穆小漫聊起自己醉酒一事,穆小漫表示自己有一种神药,吃下可以千杯不醉,甚是管用。

由于彩云居正在拍卖任毕疏大师的画作,喜欢绘画的风承骏便去竞买,韩淑敏正好也在这里,她高价拍下画作后,迫不及待跑去跟风承骏搭讪,一番寒暄后,便害羞地询问风承骏是否有心仪之人。风承骏并未明白韩淑敏的心意,坦言自己尚未婚娶,也没有心仪之人,韩淑敏高兴得心花怒放,觉得自己有机会了。

拜师礼结束后,雪文曦回到家中探望,母亲很担心女儿在学堂的处境,如果被人发现是女扮男装,就会大事不妙了。雪文曦也很苦恼,她还没想到离开学堂的好办法。在音乐课上,先生让雪文曦吹奏笛子,雪文曦根本没有学过,吹得十分刺耳,雷泽信为她解围,也吹了难听的音乐,结果被先生和其他同学嫌弃,雷泽信可不会忍耐,一脚把同学踢翻,还差点跟老师动手。雷泽信在下课后便跑到存放所有先生手稿的书房,他想找出和自己收到的字条相同的笔迹,但却一无所获。

第七集:

雪文曦酒馆闯祸 惹麻烦害怕退学

丹青课的老师让雪文曦画一幅室友的画像,无奈她对绘画真的是一窍不通,风承骏主动帮忙,让雪文曦以自己为临摹对象,雪文曦眯着眼睛拿着笔打量着风承骏,忽然心中泛起一丝涟漪,对他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情感。雪文曦为了让自己像雷泽信一样被老师讨厌,甚至被逐出学堂,开始模仿雷泽信的行为,但她在老师们眼中是个好学生,丹青老师见她对绘画一窍不通,还准备为她单独补课,让雪文曦哭笑不得。

……

(总计39934字)

开通VIP 享全站文案资源下载特权